联系电话 / TELEPHONE0482-8372018
最新公告:
兴农主推:兴农1、兴农27、呼单9、承单16、呼单7(反交)农民想富有,选兴农好品种!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最新资讯分类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482-8372018
代理热线:13948628880
邮箱:
xnzy2000-03-08@163.com
传真:
0482-8372018
地址:
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右前旗居力很镇桥头社区111国道北侧
中国有机农业:看起来很美添加时间:2015年12月12日   作者:兴农种业

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在食品安全事故频出的当下,找到一片信得过的菜园,吃上安全美味的绿色食品,恐怕是许多中国老百姓的梦想。近几年,越来越多的高学历、白领、金领下地种菜,投身有机农业,给传统农业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但是因为缺乏资金、技术以及成熟的市场环境,让这些新农夫们逐渐发现,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很大。

2009年从南非留学回国的张律,在上海市崇明岛的富圩村承包下了60多亩土地经营起了有机生态农庄。他的农庄里有85座有机蔬菜大棚,22亩露天土地,全年种植的蔬菜有25种,在农田的一角,张律正在准备有机肥料,组织施肥:“这个猪粪就是从我们附近的猪场里拉过来的,一个猪粪的坑用十多个盆,每一个礼拜要施一次肥。”

张律告诉记者,与使用无机化肥相比,使用有机肥料劳作辛苦,成本很高:“我们用猪粪,就是菜长得慢一些,成本高一些,如果用化肥,人工省一些,一亩地一个人半个小时就可以了,而且菜长得好看些,用猪粪的话,一亩地要两个人干一天。”

有机蔬菜除了不用化肥,还不使用农药,因此菜地里就难免生虫,定期的捉虫也就成了农庄工作人员的日常工作之一,农庄工作人员:“5天到一个礼拜都来捉一次虫,农药不打,都是要人工除虫。”

张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们62亩地用5个农民,每天工作8小时,工资是每天65元,忙的时候还要雇佣临时工,一年下来种植有机蔬菜的成本要比普通蔬菜高出6到10倍,为了实现收支平衡,梦田农庄还在网上做大量推广,发展农庄会员,用农庄直送的方式把搭配好的蔬菜直接送到客户家中,尽管做了各种尝试,但是实际效果却并不理想,经营两年下来,这家农场并没有赚到钱:“三年多我们总共投入到现在200多万左右,现在基本还没有赚到什么钱。”

张律遇到的困难也是很多从事有机农业的投资者共同的困惑,安徽传福蔬菜合作社理事长周明传就有深深“共鸣”。在他看来,投资有机蔬菜是个“亏本的买卖”。从2010年通过专业认证后,这个位于宁国市河沥溪街道长虹村、拥有100多亩有机蔬菜示范基地的合作社,已经赔了400多万。和张律的农庄一样,他们也尝试过各种销售渠道:在杭州开设了两家实体店;和电商合作,建立自己的网络店铺;进驻超市、开展会员制虽然在以不同的方式适应市场,但谈及企业未来的发展,周明传还是觉得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上:“虽然我们悬挂了认证标识,但市民的消费意识跟不上,很难打开市场。 ”

为了应对这种尴尬,市场上较为成熟的营销模式为“会员制”,即实现“从田间到厨房直接配送”的VIP会员制,所有产品和服务只对会员提供。从事有机农业多年,并亲自创办了“小毛驴”市民农园的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石嫣讲述了自己发展会员的过程。

“就可以首先从寻找市场开始,寻找愿意参加你这个农场的会员,让他们形成一个对你这个事情的认同,如果开始你能找到50个家庭,他们愿意定你的菜,就可以结成这种互助的队伍的关系,比方说这些消费者要保障他的食品安全,要保障农户的收益,他要预付农户一年的生产费用,然后农户要想创建他的事业,他等于作为整个环节中的一个生产者,共担风险的一种模式。”

去除了一切中间环节,让消费者与生产者直接以订单形式对接,看起来不错,但石嫣的这种“小毛驴”市民农园只能在小圈子内传播推广,很难真正的实现规模化营销。

同样让有机农业发展举步维艰的原因,还有顾客的购买欲望与价格之间的反差 。大家都想购买有机农产品,却都觉得价格高。而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王维认为,除了价格,更让人担忧的是,农产品安全事件频发、有机农产品认证市场鱼龙混杂,这样的背景下,消费者对有机农产品已经失去了信任:

“其实市场目前并不是非常规范,一个核心的原因就是说,我们哪些产品是有机的,无公害的,绿色的,这里面需要我们国家认证体系的建设以及这种公信的建立和恢复。”

除了成本和市场,认证监管的混乱也是阻碍有机农业发展的巨大瓶颈。数据显示,目前通过国家认可的有机产品认证机构有二十几家。有的认证机构甚至只收费不监管,只要交钱,两三个月就可以拿到认证证书,而有机产品的标识更是轻易能在网上买到。

去年三月份,更为严格的《有机产品认证实施规则》开始实行,但是要想真正让有机农业做到生态、健康、公平、关爱,让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应建立起一种信任的关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石嫣:

“目前我们的认证体系,我觉得还是缺乏消费者的参与,在西方国家最后建立有机农业标准是自下而上的方式,先是由底层比如说一些,先开始做有机农业的农场,他先开始有自己的标准,然后形成地区的标准,最后这种地区性的标准成为国家的标准,他的适应性可能会更强一些,我们现在标准是对小型农户非常排斥的,成本高,非常繁杂,推荐了一种国际上认可的参与式保障体系,更适用于小农户。”

有机农业发展前景不可小觑,但是,我国的有机农业还刚刚起步,在规模化、标准化、消费市场、检测手段等诸多方面还不成熟。在有机农业发展过程遇到的这些担忧和问题必须得到解决,有机农业才能走得更远。

二维码